兩隻雀仔遇上棒球的故事(A Tales of Two Birds Meet Baseball)

體育賽事同動物原本係兩個相處喺唔同環境,但係有時候正因為人類將啲比賽場地穿插喺郊區地方,於是呢兩組九唔搭八嘅事物就互相擾攘,有時候因為正賽吸引唔到觀眾而令到動物嘅介入就仲好睇過正賽,有時候因為動物嘅介入就無形中成為棒球傳奇,有時候反而導致比賽選手嘅離世,而今次呢個題目就無形中反而成為兩個球員送咗最後一程嘅「慘劇」,不過奇怪嘅就係對呢兩個人嘅長期生涯唔受到影響,只係唔好向佢哋重提舊事出嚟仲攞嚟開玩笑。 咁佢哋係邊兩位呢? 一個就係曾經係「雙料球星」但最終選擇打棒球,效力過好幾個球隊,嬴過棒聯冠軍,但亦都曾經俾佢老闆玩嘢而轉會,佢就係戴夫·溫菲爾德(Dave Winfield);而另外一個亦都嬴過棒聯冠軍,身為棒聯最高嘅左投手(第二個最高嘅投手),佢亦都效力過幾場球隊,其中一隊效力嘅棒球更指導年輕嘅投手成為其後嘅冠軍球隊嘅骨幹成員,猶如佢自己曾幾何時受到另一位傳奇投手嘅指導一樣,佢就係綽號巨怪(The Big Unit)嘅藍迪·強森(Randy Johnson)。

Winfield v. Seagull: Exhibition Stadium, Toronto, Ontario, Canada

我未正式開始講到呢件事之前,首先要了解到嘅就係事件嘅現場,呢個就係已經被改建成為BMO Field 嘅 Exhibition Stadium,原因係因為喺1989年7月份入主依家名為Rogers Centre嘅SkyDome之前嘅主場就係多倫多藍鳥(Toronto Blue Jays)嘅第一任主場,比起SkyDome,呢個場地簡單係個笑話,理由好簡單,因為呢個場係由加拿大式足球(Canadian football)改建嘅場地,而且仲係室外㗎,亦即係話當春季同秋季嘅時候,好多場比賽因大雪而經常改期,連棒聯都頂唔順但冇辦法,難怪嘅,由於喺1976年滿地可奧運嘅主場滿地可奧林匹克運動場(Stade olympique)超晒資,嚇到全國都一時唔敢用公款建築新場館,直至嗰座運動場還到本為止。 藍鳥隊喺Exhibition球場嘅十幾年成續就唔使問都知係好差,除咗1985年首次打入季後賽之外,其餘時間就算點打得好都同季後賽資格無緣,包括自1985年後嘅三年球季在內,參與其中嘅球員包括戴夫·史帖(Dave Stieb)、 吉米·克蘭西(Jim Clancy)、路易斯·雷昂(Luis Leal)、Lloyd Moseby、傑西·巴菲爾德(Jesse Barfield)、阿弗雷多·葛利芬(Alfredo Griffin)、湯姆·韓克(Tom Henke)、喬治·貝爾(George Bell)、佛烈·麥格夫(Fred McGriff)、同埋通尼·費南德茲(Tony Fernandez)不等。

依家就睇吓事件的經過,1983年8月4日,紐約洋基隊作客多倫多藍鳥隊嘅四場系列賽事最後一場,事件主角就喺多倫多第五局做主打前做緊熱身,其中有一球擲到一隻海鷗而死於意外,發生咗之後Winfield喺賽後就俾多倫多警方拉咗去查問,指控佢故意傷害野生動物罪;當藍鳥總監Pat Gillick得知被捕消息後,佢就俾咗五千加幣擔保金放Winfield出咗,其後對嗰隻海鷗驗屍時發現嗰隻雀雀係患咗重病,幾日後就會自然死亡,最終就唔告Winfield並放咗佢。 跟住嗰幾年每當Winfield去Toronto就俾班球迷向佢開玩笑,但佢喺同時亦都為該市做好多慈善籌款活動,無形中建立咗佢喺1992年球季加盟藍鳥嘅根基,並且為該隊贏咗該市首個職業球會冠軍,皆因Gillick救咗佢一命,而佢廿二年生涯以3110安打而最終喺2001年入咗棒球功名堂。

Big Unit v. Dove: Arizona Spring Training, Tucson Electric Park, Tucson, Arizona

每年棒聯球季開鑼之前總有一個傳統,就係臨開季前先嚟六個星期嘅季前練習同埋熱身賽,但由於唔係每個城市嘅溫度都適合春季訓練,所以就要搵兩個暖啲嘅地方分開三十隊球會嘅操練,嗰兩個地方就係集中喺鳳凰城附近亞利桑那州同埋佛羅里達州,而今次另一個主角Randy Johnson嘅球隊亞利桑那響尾蛇(Arizona Diamondbacks)就喺土桑(Tucson)市作為訓練之地。 我諗你實會問點解要搵咁乾燥地方去做咁嚴格嘅訓練呢,答案就係冇人喺厚雪環境打棒球,尤其喺攝氏零下15度嘅低溫,唔好話企喺度成問題,更加唔好講外野手追飛球,橫風橫雪嘅環境啲球唔會升得高,仲有呀,雪同棒球顏色都係白色,簡直係危險四伏,所以為安全起見就要去暖啲地方啦。 至於呢隊球會嘅歷史就除咗有三四年有份打季後賽就成日留喺榜尾,但係就喺2001年成為成為史上最快拿到世界大賽冠軍嘅擴編球隊(Expansion Team),全靠兩個投手嘅努力,第一個就係因為太撐Donald Trump而自我抽出功名堂嘅提名票刑列嘅柯特·席林(Curt Schilling),另外就係今次嘅主角Randy Johnson。

2001年3月24日,喺依家叫做Kino Sports Complex嘅球場,三藩市巨人棒球隊(San Francisco Giants)作客響尾蛇隊,呢場比賽就係春季訓練近乎尾聲,Randy Johnson上丘為開端投手,嗰場贏比賽嘅輸贏唔係咁重要,始終都係熱身賽,目標就係評估邊啲球員係要留喺預備組接受訓練、邊個可以上大聯盟開季賽,同埋邊個唔合格要被請走。 賽事去到巨人隊主打嘅第七局,一人上咗第二疊,中外野手Calvin Murray上去為擊手,呢一日就真係唔知撞乜鬼邪,有隻哀鴿唔知點解會飛正咗Johnson投出嘅快球位置,爆晒羽毛倒咗大概十尺後離世,球證就隨即將呢球當係冇擲過一樣,唔計落成績表上。 據聞有啲保護動物協會嘅成員想告佢上法庭,猶如十五年前Dave Winfield喺多倫多樣咁處理,但係呢次就係「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告一段落,其後有啲人向Big Unit為呢件事開玩笑,不過對Johnson嚟講就唔好重提,亦都唔會當係好好笑嘅事,但係佢將呢件事做咗佢做攝影師嘅標誌。 就算係咁,佢仍然帶領D-Backs首次、亦都係暫時嚟講係唯一一次奪取冠軍,並且喺2009年加入巨人棒球會(諷刺嘅就係嗰次事件嘅十年後就加入曾經對疊過嘅球隊),呢個時候佢已經係年長嘅球員,佢就諗番起喺佢效力緊嘅西雅圖水手棒球會時候,接受到同組勁疊德州流浪棒球會傳奇人物諾蘭·萊恩(Nolan Ryan)嘅指導,於是就同兩個年輕投手麥特·凱恩(Matt Cain)同埋提姆·林斯肯(Tim Lincecum)作出類似嘅指導,而嗰兩名後輩就將Johnson嘅教導帶領巨人棒球隊喺2010年贏咗球會移出紐約到三藩市以嚟首次冠軍(對上一次贏冠軍嘅時候就係1954年,嗰年個球會仲喺紐約馬球大球場(Polo Ground)為佢哋嘅主場)。

當然類似人同動物近距離接觸就唔單止一次,包括喺2000年代初嘅某一日肯薩斯城皇家棒球隊(Kansas City Royals)作客依家名為克里夫蘭守護者(Cleveland Guardians),困為羣雀坐喺Royals中場外野手前面俾個球擊中而分散晒而影響該球員接球視野,導致棒球越過佢後面,俾主場隊伍入咗至少一分,再離譜啲就喺奧地利舉行嘅F1賽事熱身時段突然之間有隻鹿走入咗賽道,仲有好多其他數不勝數嘅例子,但同一時間我哋要思考一下:「究竟以後嘅建築物要點樣先至可以同大自然共存呢?」

體育賽事同動物原本係兩個相處喺唔同環境,但係有時候正因為人類將啲比賽場地穿插喺郊區地方,於是呢兩組九唔搭八嘅事物就互相擾攘,有時候因為正賽吸引唔到觀眾而令到動物嘅介入就仲好睇過正賽,有時候因為動物嘅介入就無形中成為棒球傳奇,有時候反而導致比賽選手嘅離世,而今次呢個題目就無形中反而成為兩個球員送咗最後一程嘅「慘劇」,不過奇怪嘅就係對呢兩個人嘅長期生涯唔受到影響,只係唔好向佢哋重提舊事出嚟仲攞嚟開玩笑。 咁佢哋係邊兩位呢? 一個就係曾經係「雙料球星」但最終選擇打棒球,效力過好幾個球隊,嬴過棒聯冠軍,但亦都曾經俾佢老闆玩嘢而轉會,佢就係戴夫·溫菲爾德(Dave Winfield);而另外一個亦都嬴過棒聯冠軍,身為棒聯最高嘅左投手(第二個最高嘅投手),佢亦都效力過幾場球隊,其中一隊效力嘅棒球更指導年輕嘅投手成為其後嘅冠軍球隊嘅骨幹成員,猶如佢自己曾幾何時受到另一位傳奇投手嘅指導一樣,佢就係綽號巨怪(The Big Unit)嘅藍迪·強森(Randy Johnson)。

體育賽事同動物原本係兩個相處喺唔同環境,但係有時候正因為人類將啲比賽場地穿插喺郊區地方,於是呢兩組九唔搭八嘅事物就互相擾攘,有時候因為正賽吸引唔到觀眾而令到動物嘅介入就仲好睇過正賽,有時候因為動物嘅介入就無形中成為棒球傳奇,有時候反而導致比賽選手嘅離世,而今次呢個題目就無形中反而成為兩個球員送咗最後一程嘅「慘劇」,不過奇怪嘅就係對呢兩個人嘅長期生涯唔受到影響,只係唔好向佢哋重提舊事出嚟仲攞嚟開玩笑。 咁佢哋係邊兩位呢? 一個就係曾經係「雙料球星」但最終選擇打棒球,效力過好幾個球隊,嬴過棒聯冠軍,但亦都曾經俾佢老闆玩嘢而轉會,佢就係戴夫·溫菲爾德(Dave Winfield);而另外一個亦都嬴過棒聯冠軍,身為棒聯最高嘅左投手(第二個最高嘅投手),佢亦都效力過幾場球隊,其中一隊效力嘅棒球更指導年輕嘅投手成為其後嘅冠軍球隊嘅骨幹成員,猶如佢自己曾幾何時受到另一位傳奇投手嘅指導一樣,佢就係綽號巨怪(The Big Unit)嘅藍迪·強森(Randy Johnson)。

Resize text-+=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