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解北美球會成日為新球場而「搬屋」呢?

自從我喺1989年由香港舉家移民嚟到三藩市,有一個問題總係百思不得其解,點解每隔幾年啲球會同有賓主關係嘅城市為咗建築新球場而嘈大交,最終就搬咗去有新球場嘅新城市呢? 雖然近年呢種現象買少見少,但係仍有幾隊球隊得到批准後搬走咗;奇怪嘅就係喺歐洲、南美等等,聽到呢吓嘢就嘩然大愣,最顯著嘅例子咪就係2003年溫布頓足球會(Wimbledon FC)喺爭議聲中搬到米爾頓凱恩斯(Milton Keynes),將原本嘅球會分裂成為兩個球會:AFC溫布頓(AFC Wimbledon)同埋米爾頓凱恩斯足球會(Milton Keynes Dons FC)。  喺美國本土嚟講,除咗係大學球會之外,職業球隊就經常都受到「新市場」嘅經濟受益而被吸引,所以就每隔幾年都會爆出一啲球會想搬遷嘅傳聞,好似依家屋崙體育家棒球隊(Oakland Athletics)有傳咪伺拉斯維加斯(Las Vegas)礎商有冇興趣搬去嗰度成為新主場。講咗呢啲例子,你就覺得好奇怪,呢個現象係幾時開始呢? 今次就嘗試探討一下啦。

雖然美國球會好似歐洲嗰邊咁喺社區開始發展,但係歐洲球會同社區建立一種共生關係,尤其係對於協會足球嘅講,冇社區就冇球會,就算有好似溫布頓/米爾頓凱恩斯情況發生,新嘅球會代替離去嘅球會;反而喺美國體壇發展方面,球隊東主用「特許經營權」形式嚟經營,雖然可以控制成本,但係失去嘅就係冇咗協會式嘅競爭力,而且仲難以同社區建立良好關係,亦因為場地關係球會東主同市政府部門傾唔成協議,最終搬咗去另外一個城市肯願意支付新球場。 喺130年北美球壇史上,冇一個職業聯賽未試過球隊為場地問題而逼使球隊、聯賽主管、受影響嘅社區、同埋市、縣、同埋州政府搞到一大場罵戰,只不過有啲拗到好大鑊,甚至拗上法庭等候審訊。 亦喺同一時間,有好幾隊因為財務問題而冇法搵到新投資者,最終難逃倒閉命運。就以棒聯嚟計,依家所見到嘅三十隊球隊中,除咗波士頓紅襪、芝加哥小狼、堪薩斯城皇家、同埋亞利桑那響尾蛇之外,其他球會唔係借場地就係建築咗新球場;至於球會搬遷歷史中,除非啲球場係由七十年代之後或絕大部份六十年代嘅擴展,或者係部份原著球會之外,其他球會都試過至少一次搬場地或者搬咗去另一個城市,有啲仲搬過超過一次。 以阿特蘭大勇士為例,原本來自波士頓,依家嘅Nickerson Field就係當年嘅Braves Field,1953年遷至密爾瓦基嘅市縣球場,十二年後再次搬去阿特蘭大,首先係阿特蘭大富爾頓縣大球場(Atlanta-Fulton County Stadium)作為第一個主場,跟著就搬遷到喺旁邊由1996年夏季奧運田徑場改建嘅Turner Field,但由於租用期得廿年咁短,逼使佢哋再次搵地方建築新球場,最終喺科布縣(Cobb County)建築咗Truist Park(之前叫做SunTrust Park)成為主場。 喺1901年創立嘅屋崙運動家亦都都係咁,原來來自費城,最初嘅主場就係哥倫比亞球場(Columbia Park),但七年後就搬去附近嘅Shibe Park做佢哋嘅主場,直至1955年搬去堪薩斯城公用球場作賽,最後就喺1967年再過嚟屋崙嘅屋崙大球場,直到依家呢個時候,不過呢幾年之內會否再搬去拉斯維加斯定係留返喺屋崙就睇吓新球場嘅進展係去到邊度啦。

如果講到爭議性「搬屋」嘅話,就必然提及巴爾的摩「亦係受害者同埋受益者」嘅困局,以及屋崙俾一隊害三次,但點解會有呢種情況發生呢? 咁就要先講到所涉及嘅三個球會東主。 要講到屋崙市同奇兵美式足球隊嘅關係,肯定離唔開已故奇兵隊東主Al Davis同時任NFL署長Pete Rozelle嘅訴訟,咁究竟點解會鬧得咁唔愉快呢? 呢個就唔可以唔講到自1975年之後,好多新型球場開始出現,但係奇兵就反而就留喺屋崙大球場,咁屋崙大球場有乜嘢毛病令到Davis咁唔高興呢?首先屋崙大球場係一個圓形大球場,而棒球場同美式足球場兩者之間嘅用場形完全唔一致,令到每到九月、十月時期不斷改變觀眾席嘅結構,曾經試過奇兵隊要臨時改場館到柏克萊加大嘅主場作賽,亦都試過要兩隊賽事中間匆忙咁改埸但係咁樣奇兵隊嗰場比賽就夜咗開波。 Al Davis就係因為呢個緣故而係好想建造過一個專屬足球嘅場地,但係屋崙市或者係阿拉米達縣(Alameda County)縣府就諸多藉口拒絕咗個要求,於是先喺1981年就已經準備好晒搬咗去LA,激起Rozelle就試圖以法律途徑逼奇兵隊留喺屋崙,但係洛杉磯一名法官反而就判Davis勝數可以搬,所以佢哋成為洛杉機奇兵;豈料Davis嫌LA Coliseum冇貴格坐位又搬番去屋崙。 正當好多人都以為佢唔會再搬,點知屋崙/Alameda縣政府同佢又傾唔埋,最終喺Al Davis離世後幾年後嗰隊就搬去Las Vegas並立足於Allegent Stadium。 問題係點解雙方都冇辦法傾得埋呢? 有個講法就係話Al Davis係自己可以夠埋錢建立新球場,另一個講法就係屋崙太cheap啦,不過呢兩種講法各有缺陷,其一,Davis家屬(包括Al Davis本身)冇咁多錢去經營嗰隊球隊,連一億元美金都冇,而屋崙市嚟講,由於戰後冇晒軍事工業同埋造船嘅就業機會,兼且當地警察引進一班由美國南部嘅存有種族仇恨嘅警員,導致人口鋭減兼種族問題暴升,除咗船澳、華埠、拉丁裔小商業同埋幾間大型商業機構撐住之外,屋崙市嘅收入同三藩市係差好遠囉。

現時嘅印城小馬(Indianapolis Colts)同埋巴爾的摩烏鴉(Baltimore Ravens)呢兩隊球隊之所以會咁爭議性,就係搬嘅一方對佢哋嘅球場嘅忍耐已經去咗極點,但係兩個市都冇能力或唔肯出錢建設新球場,導致「有人(印城)歡喜有人(克里夫蘭)愁」,至於巴市呢就「先愁後喜」。咁究竟發生咩事呢? 呢件事就牽涉及三個城市、兩個球隊班主、同埋為咗一個目的興建新球場,點都冇諗過為咗嗰個目的係搞到滿城風雨呢? 首先要提及嘅就係Robert Irsay,之所以話佢係咁爭議性嘅就當然唔簡單啦,佢首先臨時臨急投下一千九百萬美元收購洛杉機公羊,跟住隨即同時任小馬班主交換球隊,跟住落嚟就一次又一次嘅怪招,其一,喺1974年9月29日嘅作客賽事後因為時任總教練Howard Schnellenberger講咗一句唔知乜嘢而俾領隊Joe Thomas炒魷,更離譜嘅就喺中半場休息時間Irsay已經同Thomas預謀接任總教職務再喺賽後炒人,點知俾啲球員話佢唔識嘢;兩年後,喺嗰季嘅季前熱身賽戰敗Bob Irsay就當住球員面前大罵一頓,激到接替Thomas嘅Ted Marchibroda喺賽後三日辭職,不過兩日之後再請番佢;佢亦都喺跟住幾年同幾個球員有言語爭拗,但仍不至於納入《巴市最憎恨之人》榜首,直至1984年3月份非唔將佢登上榜都唔得。 仲未講到個爭議之前,先要提及巴市紀念大球場,呢個場當時係小馬同金鶯棒球隊共用嘅,原本係個足球場但冇幾耐就改建為雙用,呢個亦都係點解喺1990年代開始唔要嗰種球場設計,因為要花好多時間去改場地席台位,令到兩邊球迷都唔討好,但係當時州馬利蘭州政府又唔肯用公款興建新球場,仲要通過一項法例鎖定球隊留喺巴市,Irsay收到風聲就預咗係咁而擺明車馬話走就走,隨即搵咗Mayflower Transit Company調派15架貨車遛夜搬到印城,令到巴市同馬州冇晒面子,不過嗰隊嘅遊行樂隊就反而留咗喺巴爾的摩,因為有人亦都收到搬遷嘅消息就有人預先搬走嗰制服到另一個地方(仲係連班主同領隊都唔知)。 時至今日Irsay家族一返去巴市就肯定俾當地居民「1」字送禮,但係印市就「冷水執個有排先至熱嘅熱煎堆」。

另一方面,講到點解會有烏鴉隊嘅出現就要拜呢個人所賜,如果說Robert Irsay係《巴市最憎恨之人》嘅話,Art Modell就係《克利夫蘭最憎恨之人》。喺某程度上,Modell做咗同一個對當地社區唔住嘅事:搬走布朗隊去另一個城市,同樣地佢係炒咗一個好受歡迎嘅教練魷魚,唔同嘅係Modell亦的確係擺咗好多心血落去呢個球隊,但佢到最後都冇辦法說服到克市政府嘅信任,最終都要帶埋佢隊球隊去另一個城市,但點都估唔到呢次會係「風水輪流轉」,巴爾的摩由一個受害者變咗一個受益者。 克利夫蘭布朗隊同印城小馬有啲相似,呢兩隊喺未擴展嘅NFL係大熱門,唔同嘅係自從佢哋由AAFC轉戰到NFL時仲係近乎所向無敵,原因係因為呢隊球隊由總教練兼領隊Paul Brown帶領好似主帥Otto Graham 、衝球手Jim Brown(同姓唔同名及人種)咁好嘅球員,但都咗1960年代,第二代班主以四百萬美金賣俾佢,奇怪嘅就係Modell只係出咗廿五萬,其他就靠借貸同埋其他商業夥伴去支付費用。 頭兩三年好多人都讚佢好,因為促同克市社區建立好咗關係,但係喺1963年Paul Brown被炒,其後又放走咗Jim Brown,令到當地球迷對佢嘅印象變差咗好多,儘管喺後者未走之前再喺1964年贏多一次NFL冠軍。 不過Modell又唔係完全冇貢獻嘅,因為佢未成為球隊班主之前係做過廣告服務,令到克城成為全國最出名嘅球隊之一,亦因為同廣告公司與電視台有連繫,令到聯賽得到非常之可觀嘅電視轉播合約,更加唔好講話喺感恩節日嘅賽事同埋「週一對賽」都有份比賽,至於佢嘅社區推廣,就更加唔使講,因為佢亦都參加社區籌款活動。 不過佢對球員傾新合約就諸多挑剔,唔啱傾就送走個球員到另一隊球隊,激起有啲球迷喺球場掛住橫旗抗議,仲激嬲埋以租客共用嘅守護者棒球隊(以前叫做『印地安人』),根據棒球隊嘅指控,啲租金好似冇點對美足隊伍嘅債務負責任,最終守護者隊同騎士籃球率先同克市傾興建新球隊,唯獨是Modell仲要留係老舊嘅克市共用球場兼且冇人同佢租場。 呢個時候Modell有兩個選擇:割愛賣俾第二個人或者學晒好多前輩咁將個球隊搬去第二個城市。 唔使問阿貴,佢緊係揀咗後者啦,於是就喺1995年季尾之後搬去巴爾的摩,但係就隨即就遇上阻力:因為之前好多球隊搬屋時候就連隊名同球隊歷史一齊去新城市(明尼蘇達雙子同德薩斯流浪棒球隊、米華基釀酒人除外),克市民眾提出抗議並要求留番球隊歷史同獎杯,最終NFL諗到個折衷方案:俾Modell搬走但歷史留返,兼且兩個附加方案:Modell嘅巴市隊伍地位改為「擴展隊伍」,並要求克市興建新球場作為「回歸擴展球隊」地位嘅條件。 就咁克市花咗兩年幾時間拆咗共用球場並喺原位興建新球場,連埋座位都係同以前嘅一樣,「新」嘅布朗隊就喺1999年開始上場,不過成績就強差人意;另一方面,Modell嘅舊布朗隊就改為烏鴉,為紀念當地嘅名作家及詩人埃德加·愛倫·坡(Edgar Allen Poe),並且喺頭兩個球季暫時喺荒廢幾年嘅巴市紀念球場作賽,一邊等待依家名為M&T Bank Stadium完成興建,唔單止噉,之前提過嘅小馬遊行樂隊亦都加入隊伍並且改為烏鴉遊行樂隊,之後仲羸咗兩次Super Bowl冠軍。

之前咪講過嘅折衷方案就其後成為《巴市烏鴉規例》,本來淨係用嚟應付呢次事件,但其後喺2005年原聖荷西地震隊搬去侯斯頓成為侯斯頓戴拿模,美國職業足球大聯盟(Major League Soccer,簡稱MLS),MLS隨即運用呢個方案並俾咗「回歸擴展球隊」返回聖荷西市,而引起嘅導火線就係關於興建新球場或重建現時名為CEFCU Stadium,未講起嗰段歷史之前,首先要提及聖荷西地震⚽️足球隊喺2002-03以前嘅歷史同埋當時嚟困局。 呢對足球會喺1995-1999年球季原來命名為聖荷西衝擊(San Jose Clash),到咗2000年就用返之前喺北美足球聯賽(North American Soccer League ,簡稱NASL)用嘅球會名,易名之後嘅一兩年球會成為兩屆MLS冠軍,時任班主安舒茨娛樂集團(Anschutz Entertainment Group, 簡稱AEG)對聖荷西市及聖塔克拉拉縣(Santa Clara County)猛咁傾興建新球場,但十年嘅努力反而就因為某種原因而破裂,於是AEG就將成個球會搬咗去侯斯頓,起初都係去咗大學足球場Robertson Stadium打咗幾年,但係球會嘅定位就由「首建聯賽隊伍(founding member)」改為「新增擴球會」;地震隊缺失兩年後時任屋崙運動家班主Lewis Wolff得到球會掌控權,由2008年到2014年就喺Santa Clara大學嘅足球場現時名為Stevens Stadium(前稱Buck Shaw Stadium)暫時作為主場,一路都尋索新球場嘅合適地點,最後就適逢聖荷西國際機場棄用跑道以南曾經視為擴展工程嘅土地,Wolff就同機場當局達成協議就喺嗰度唔涉及公款嚟興建新球場,依家名為PayPal Park(前稱Avaya Stadium)就喺2014年落成,容納一萬九千人,比起之前興建嘅球場相比,PayPal Park係首個相似英國足球場嘅美國足球場。 你可能會問點解要等咁耐先至興建到咁似英歐化嘅球場,因為MLS同原NASL所用嘅球場係用美式足球比賽嘅場地,草場嘅平方尺比起正宗足球為窄,而當陣時MLS嘅班主亦唔係好似依家咁廣泛,而只係得AEG、已故薩斯酋長球隊班主Lamar Hunt、新英格蘭愛國者班主Robert Kraft家族呢三組,令到球場嘅選擇亦唔係好多。 咁Dynamos亦都不甘示弱,花咗幾年時間嘅興建就喺2012年搬入去現時叫做PNC體育場(前稱BBVA Compass/BBVA Stadium)。 至於呢兩個埸地嘅相比,PNC Park仍舊留返啲好似洛杉磯銀河足球隊嘅主場Seat Geek Stadium(前稱Home Depot Stadium)一樣,雖然場地好似係正宗足球場,但係俾AEG嘅演唱會操作霸佔咗個主場嘅定義,反而PayPal Park就無可置疑嘅肯定以足球為主。

喺我未講最後一點之前,有一樣嘢我要申重補充,其實北美體育擴展同美加向西部擴展國土係有相連嘅關係,當東岸土地遇上供應出現不足嘅問題,佢哋就隨即諗到向西擴展;同樣道理,當北美職業體育市場遇上飽和嘅時候,唔向西移動 就係冇可能,關鍵係擴展嘅速度有幾快,除非必要時先至返去中西部同南部地區。 仲有一樣嘢有啲人實會對我啲資料有所埋怨,話我似乎太集中於三藩市灣區,我對呢種批評嘅回覆係咁樣回答:我都冇辦法㗎鬼叫我住喺三藩市咩,我都想做啲客觀啲嘅題目,不過呢個我幫唔到你啦,請你哋見諒。

最後一種球會嘅「搬屋」情況就係由一城市區域搬到另外一個區域,呢種情況嘅發生通常都係由於某一區嘅人口密度爆咗煲,或者原有球場嘅位置冇晒位空位而無法重新開發,逼使球會另尋地方興建新球場。 比較著名嘅例子包括阿仙奴(Arsenal FC)、馬德里體育會(Atletico Madrid)、金州勇士(Golden State Warriors)、三藩市巨人隊(San Francisco Giants)、布魯克林籃網(Brooklyn Nets)、底特律紅翼(Detroit Red Wings)、底特律活塞(Detroit Pistons)同埋之前提及過嘅亞特蘭大勇士(Atlanta Braves)。 全部都係因為原本嘅球場同原本嘅社區已經唔識合留喺度,但同時又唔想搬去另一個城市,所以就搬遷到另一區嘅新球場,至少仍然可以繼續保持聯繫。 金州勇士隊當初由費城搬到西岸時係先喺三藩市落腳,原本改為三藩市勇士(San Francisco Warriors),跟住過咗去屋崙室內場成三十幾年並改名為依家嘅隊名,直至三年前搬返嚟三藩市,暫且未有諗住改名。 三藩市當初接收咗巨人隊時就借用當地嘅海獅球場,其後搬到市內東南角嘅蠟燭臺球場(Candlestick Park)當中有唔少趣聞及怪事喺嗰四十年發生過,包括棒球投手喺球星賽投球時俾猛風吹倒、封咗外野觀眾席後喺可以有小漩渦等等,但最終受到1989年10月17日下午五點零四分嘅近乎七級地震而損壞(咁小弟我就係屋企客廳做緊功課嘅時候感覺到好唔妥,嗰晚我係驚到哭晒之餘又成身震晒,太恐怖啦!)最後經過連串嘅商討同公投,終於喺Transbay Terminal火車站附近興建新球場,經過幾次易名後依家係叫做Oracle Park。

我要破例講吓最離譜嘅例子導致倫敦北部打吡大賽嘅開端,呢個就係阿仙奴「搬屋」記。 阿仙奴球會名稱嘅意思係來自兵工廠,原因係呢對球會原自倫敦泰晤士河(River Thames)南部地區叫做胡列治(Woolwich),而且初時命名為戴爾廣場足球會(Dial Square FC),隨後改為皇家阿仙奴(Royal Arsenal FC)改名為胡域阿仙奴(Woolwich Arsenal),不過因為遇上財務問題而差啲破產,最後決定搬去倫敦北部嘅高貝利場,並成為依家嘅阿仙奴(Arsenal FC),不過此舉反而惹起高貝利以北嘅一隊足球會,嗰隊球會就係托定咸熱刺(Tottenham Hotspurs)。 熱刺自從球會建立以嚟就已經喺倫敦北部打足球,包括去入過西敏市嘅一個公共公園比賽,本來佢哋係當地唯一一隊球會,點知阿仙奴過咗嚟搶球迷支持,並且喺上世紀初嘅一次升降級決議就俾阿仙奴升級但降咗熱刺,之後就比起其他比賽更加激烈,甚至乎兩條球迷就開戰到血腥嘅地步,到依家為止兩隊球迷仇口都仍然濃烈。 回到北美,一講到布魯克林籃網,佢哋嘅歷史都幾奇怪,由新澤西州軍庫房到長島再返去新澤西州近乎紐約地帶再返去長島布魯克林區,佢哋去過新澤西州澤西區域兩大室內場館同埋兩三大長島室內場館,現時嘅主場係巴克萊中心(Barclays Center),之前曾經係納蘇縣嘅納蘇競技場(Nassau Coliseum)、紐華克的保誠中心(Prudential Center),以及博根縣嘅IZOD中心(Izod Center)作為佢哋嘅主場,而IZOD中心亦係呢隊球隊打得最耐嘅場所,最出名嘅事件之一係Shaquille O’Neal喺一次入樽時俾佢打爛咗個籃板玻璃。 喺底特律,活塞亦曾經換過幾次主場,其中以龐底蒂克嘅龐蒂克銀蛋體育館(Pontiac Silverdome)同埋奧本山宮殿球館(The Palace of Auburn Hills)成為著名主場,後者著名事件係2004奧本山宮殿鬥毆事件(英語:The Malice at the Palace),原本鬥毆事件只係關乎球員、球證同埋兩隊教練,但係多得一個球迷喺高處丟下一杯啤酒,搞到原本片刻緊嘅Ron Artest(朗·阿堤斯)衝上觀眾看台搵丟啤酒嘅人嚟打。

我對呢個題目嘅總結就係唔好以為球隊搬遷係好光彩、好簡單嘅事,因為過程中會牽涉到好多時間、金錢、人力物力、球迷嘅心理、點樣搵最佳嘅地點、同埋好多其他因素影響到興建新球場嘅進展,尤其喺証詢時期會遇到好多意想唔到嘅意見,唔係每樣都會滿足一啲人。 同一時間,無可否認,如果遇到類似布拉德福特球場大火,有時唔興建新球場或者新看臺又好似對唔住啲球迷同死者家屬,更加唔好講話地方官員同埋公眾安全嘅組織。 其中嘅故事有時比起某啲近代名著更真實。

下次嘅文章就睇吓我幾時完成,下次見。

自從我喺1989年由香港舉家移民嚟到三藩市,有一個問題總係百思不得其解,點解每隔幾年啲球會同有賓主關係嘅城市為咗建築新球場而嘈大交,最終就搬咗去有新球場嘅新城市呢? 雖然近年呢種現象買少見少,但係仍有幾隊球隊得到批准後搬走咗;奇怪嘅就係喺歐洲、南美等等,聽到呢吓嘢就嘩然大愣,最顯著嘅例子咪就係2003年溫布頓足球會(Wimbledon FC)喺爭議聲中搬到米爾頓凱恩斯(Milton Keynes),將原本嘅球會分裂成為兩個球會:AFC溫布頓(AFC Wimbledon)同埋米爾頓凱恩斯足球會(Milton Keynes Dons FC)。 喺美國本土嚟講,除咗係大學球會之外,職業球隊就經常都受到「新市場」嘅經濟受益而被吸引,所以就每隔幾年都會爆出一啲球會想搬遷嘅傳聞,好似依家屋崙體育家棒球隊(Oakland Athletics)有傳咪伺拉斯維加斯(Las Vegas)礎商有冇興趣搬去嗰度成為新主場。講咗呢啲例子,你就覺得好奇怪,呢個現象係幾時開始呢? 今次就嘗試探討一下啦。 雖然美國球會好似歐洲嗰邊咁喺社區開始發展,但係歐洲球會同社區建立一種共生關係,尤其係對於協會足球嘅講,冇社區就冇球會,就算有好似溫布頓/米爾頓凱恩斯情況發生,新嘅球會代替離去嘅球會;反而喺美國體壇發展方面,球隊東主用「特許經營權」形式嚟經營,雖然可以控制成本,但係失去嘅就係冇咗協會式嘅競爭力,而且仲難以同社區建立良好關係,亦因為場地關係球會東主同市政府部門傾唔成協議,最終搬咗去另外一個城市肯願意支付新球場。 喺130年北美球壇史上,冇一個職業聯賽未試過球隊為場地問題而逼使球隊、聯賽主管、受影響嘅社區、同埋市、縣、同埋州政府搞到一大場罵戰,只不過有啲拗到好大鑊,甚至拗上法庭等候審訊。 亦喺同一時間,有好幾隊因為財務問題而冇法搵到新投資者,最終難逃倒閉命運。就以棒聯嚟計,依家所見到嘅三十隊球隊中,除咗波士頓紅襪、芝加哥小狼、堪薩斯城皇家、同埋亞利桑那響尾蛇之外,其他球會唔係借場地就係建築咗新球場;至於球會搬遷歷史中,除非啲球場係由七十年代之後或絕大部份六十年代嘅擴展,或者係部份原著球會之外,其他球會都試過至少一次搬場地或者搬咗去另一個城市,有啲仲搬過超過一次。 以阿特蘭大勇士為例,原本來自波士頓,依家嘅Nickerson Field就係當年嘅Braves Field,1953年遷至密爾瓦基嘅市縣球場,十二年後再次搬去阿特蘭大,首先係阿特蘭大富爾頓縣大球場(Atlanta-Fulton County Stadium)作為第一個主場,跟著就搬遷到喺旁邊由1996年夏季奧運田徑場改建嘅Turner Field,但由於租用期得廿年咁短,逼使佢哋再次搵地方建築新球場,最終喺科布縣(Cobb County)建築咗Truist Park(之前叫做SunTrust Park)成為主場。 喺1901年創立嘅屋崙運動家亦都都係咁,原來來自費城,最初嘅主場就係哥倫比亞球場(Columbia Park),但七年後就搬去附近嘅Shibe Park做佢哋嘅主場,直至1955年搬去堪薩斯城公用球場作賽,最後就喺1967年再過嚟屋崙嘅屋崙大球場,直到依家呢個時候,不過呢幾年之內會否再搬去拉斯維加斯定係留返喺屋崙就睇吓新球場嘅進展係去到邊度啦。 如果講到爭議性「搬屋」嘅話,就必然提及巴爾的摩「亦係受害者同埋受益者」嘅困局,以及屋崙俾一隊害三次,但點解會有呢種情況發生呢? 咁就要先講到所涉及嘅三個球會東主。 要講到屋崙市同奇兵美式足球隊嘅關係,肯定離唔開已故奇兵隊東主Al Davis同時任NFL署長Pete Rozelle嘅訴訟,咁究竟點解會鬧得咁唔愉快呢? 呢個就唔可以唔講到自1975年之後,好多新型球場開始出現,但係奇兵就反而就留喺屋崙大球場,咁屋崙大球場有乜嘢毛病令到Davis咁唔高興呢?首先屋崙大球場係一個圓形大球場,而棒球場同美式足球場兩者之間嘅用場形完全唔一致,令到每到九月、十月時期不斷改變觀眾席嘅結構,曾經試過奇兵隊要臨時改場館到柏克萊加大嘅主場作賽,亦都試過要兩隊賽事中間匆忙咁改埸但係咁樣奇兵隊嗰場比賽就夜咗開波。 Al Davis就係因為呢個緣故而係好想建造過一個專屬足球嘅場地,但係屋崙市或者係阿拉米達縣(Alameda County)縣府就諸多藉口拒絕咗個要求,於是先喺1981年就已經準備好晒搬咗去LA,激起Rozelle就試圖以法律途徑逼奇兵隊留喺屋崙,但係洛杉磯一名法官反而就判Davis勝數可以搬,所以佢哋成為洛杉機奇兵;豈料Davis嫌LA Coliseum冇貴格坐位又搬番去屋崙。 正當好多人都以為佢唔會再搬,點知屋崙/Alameda縣政府同佢又傾唔埋,最終喺Al Davis離世後幾年後嗰隊就搬去Las Vegas並立足於Allegent Stadium。 問題係點解雙方都冇辦法傾得埋呢? 有個講法就係話Al Davis係自己可以夠埋錢建立新球場,另一個講法就係屋崙太cheap啦,不過呢兩種講法各有缺陷,其一,Davis家屬(包括Al Davis本身)冇咁多錢去經營嗰隊球隊,連一億元美金都冇,而屋崙市嚟講,由於戰後冇晒軍事工業同埋造船嘅就業機會,兼且當地警察引進一班由美國南部嘅存有種族仇恨嘅警員,導致人口鋭減兼種族問題暴升,除咗船澳、華埠、拉丁裔小商業同埋幾間大型商業機構撐住之外,屋崙市嘅收入同三藩市係差好遠囉。 現時嘅印城小馬(Indianapolis Colts)同埋巴爾的摩烏鴉(Baltimore Ravens)呢兩隊球隊之所以會咁爭議性,就係搬嘅一方對佢哋嘅球場嘅忍耐已經去咗極點,但係兩個市都冇能力或唔肯出錢建設新球場,導致「有人(印城)歡喜有人(克里夫蘭)愁」,至於巴市呢就「先愁後喜」。咁究竟發生咩事呢? 呢件事就牽涉及三個城市、兩個球隊班主、同埋為咗一個目的興建新球場,點都冇諗過為咗嗰個目的係搞到滿城風雨呢? 首先要提及嘅就係Robert…

自從我喺1989年由香港舉家移民嚟到三藩市,有一個問題總係百思不得其解,點解每隔幾年啲球會同有賓主關係嘅城市為咗建築新球場而嘈大交,最終就搬咗去有新球場嘅新城市呢? 雖然近年呢種現象買少見少,但係仍有幾隊球隊得到批准後搬走咗;奇怪嘅就係喺歐洲、南美等等,聽到呢吓嘢就嘩然大愣,最顯著嘅例子咪就係2003年溫布頓足球會(Wimbledon FC)喺爭議聲中搬到米爾頓凱恩斯(Milton Keynes),將原本嘅球會分裂成為兩個球會:AFC溫布頓(AFC Wimbledon)同埋米爾頓凱恩斯足球會(Milton Keynes Dons FC)。 喺美國本土嚟講,除咗係大學球會之外,職業球隊就經常都受到「新市場」嘅經濟受益而被吸引,所以就每隔幾年都會爆出一啲球會想搬遷嘅傳聞,好似依家屋崙體育家棒球隊(Oakland Athletics)有傳咪伺拉斯維加斯(Las Vegas)礎商有冇興趣搬去嗰度成為新主場。講咗呢啲例子,你就覺得好奇怪,呢個現象係幾時開始呢? 今次就嘗試探討一下啦。 雖然美國球會好似歐洲嗰邊咁喺社區開始發展,但係歐洲球會同社區建立一種共生關係,尤其係對於協會足球嘅講,冇社區就冇球會,就算有好似溫布頓/米爾頓凱恩斯情況發生,新嘅球會代替離去嘅球會;反而喺美國體壇發展方面,球隊東主用「特許經營權」形式嚟經營,雖然可以控制成本,但係失去嘅就係冇咗協會式嘅競爭力,而且仲難以同社區建立良好關係,亦因為場地關係球會東主同市政府部門傾唔成協議,最終搬咗去另外一個城市肯願意支付新球場。 喺130年北美球壇史上,冇一個職業聯賽未試過球隊為場地問題而逼使球隊、聯賽主管、受影響嘅社區、同埋市、縣、同埋州政府搞到一大場罵戰,只不過有啲拗到好大鑊,甚至拗上法庭等候審訊。 亦喺同一時間,有好幾隊因為財務問題而冇法搵到新投資者,最終難逃倒閉命運。就以棒聯嚟計,依家所見到嘅三十隊球隊中,除咗波士頓紅襪、芝加哥小狼、堪薩斯城皇家、同埋亞利桑那響尾蛇之外,其他球會唔係借場地就係建築咗新球場;至於球會搬遷歷史中,除非啲球場係由七十年代之後或絕大部份六十年代嘅擴展,或者係部份原著球會之外,其他球會都試過至少一次搬場地或者搬咗去另一個城市,有啲仲搬過超過一次。 以阿特蘭大勇士為例,原本來自波士頓,依家嘅Nickerson Field就係當年嘅Braves Field,1953年遷至密爾瓦基嘅市縣球場,十二年後再次搬去阿特蘭大,首先係阿特蘭大富爾頓縣大球場(Atlanta-Fulton County Stadium)作為第一個主場,跟著就搬遷到喺旁邊由1996年夏季奧運田徑場改建嘅Turner Field,但由於租用期得廿年咁短,逼使佢哋再次搵地方建築新球場,最終喺科布縣(Cobb County)建築咗Truist Park(之前叫做SunTrust Park)成為主場。 喺1901年創立嘅屋崙運動家亦都都係咁,原來來自費城,最初嘅主場就係哥倫比亞球場(Columbia Park),但七年後就搬去附近嘅Shibe Park做佢哋嘅主場,直至1955年搬去堪薩斯城公用球場作賽,最後就喺1967年再過嚟屋崙嘅屋崙大球場,直到依家呢個時候,不過呢幾年之內會否再搬去拉斯維加斯定係留返喺屋崙就睇吓新球場嘅進展係去到邊度啦。 如果講到爭議性「搬屋」嘅話,就必然提及巴爾的摩「亦係受害者同埋受益者」嘅困局,以及屋崙俾一隊害三次,但點解會有呢種情況發生呢? 咁就要先講到所涉及嘅三個球會東主。 要講到屋崙市同奇兵美式足球隊嘅關係,肯定離唔開已故奇兵隊東主Al Davis同時任NFL署長Pete Rozelle嘅訴訟,咁究竟點解會鬧得咁唔愉快呢? 呢個就唔可以唔講到自1975年之後,好多新型球場開始出現,但係奇兵就反而就留喺屋崙大球場,咁屋崙大球場有乜嘢毛病令到Davis咁唔高興呢?首先屋崙大球場係一個圓形大球場,而棒球場同美式足球場兩者之間嘅用場形完全唔一致,令到每到九月、十月時期不斷改變觀眾席嘅結構,曾經試過奇兵隊要臨時改場館到柏克萊加大嘅主場作賽,亦都試過要兩隊賽事中間匆忙咁改埸但係咁樣奇兵隊嗰場比賽就夜咗開波。 Al Davis就係因為呢個緣故而係好想建造過一個專屬足球嘅場地,但係屋崙市或者係阿拉米達縣(Alameda County)縣府就諸多藉口拒絕咗個要求,於是先喺1981年就已經準備好晒搬咗去LA,激起Rozelle就試圖以法律途徑逼奇兵隊留喺屋崙,但係洛杉磯一名法官反而就判Davis勝數可以搬,所以佢哋成為洛杉機奇兵;豈料Davis嫌LA Coliseum冇貴格坐位又搬番去屋崙。 正當好多人都以為佢唔會再搬,點知屋崙/Alameda縣政府同佢又傾唔埋,最終喺Al Davis離世後幾年後嗰隊就搬去Las Vegas並立足於Allegent Stadium。 問題係點解雙方都冇辦法傾得埋呢? 有個講法就係話Al Davis係自己可以夠埋錢建立新球場,另一個講法就係屋崙太cheap啦,不過呢兩種講法各有缺陷,其一,Davis家屬(包括Al Davis本身)冇咁多錢去經營嗰隊球隊,連一億元美金都冇,而屋崙市嚟講,由於戰後冇晒軍事工業同埋造船嘅就業機會,兼且當地警察引進一班由美國南部嘅存有種族仇恨嘅警員,導致人口鋭減兼種族問題暴升,除咗船澳、華埠、拉丁裔小商業同埋幾間大型商業機構撐住之外,屋崙市嘅收入同三藩市係差好遠囉。 現時嘅印城小馬(Indianapolis Colts)同埋巴爾的摩烏鴉(Baltimore Ravens)呢兩隊球隊之所以會咁爭議性,就係搬嘅一方對佢哋嘅球場嘅忍耐已經去咗極點,但係兩個市都冇能力或唔肯出錢建設新球場,導致「有人(印城)歡喜有人(克里夫蘭)愁」,至於巴市呢就「先愁後喜」。咁究竟發生咩事呢? 呢件事就牽涉及三個城市、兩個球隊班主、同埋為咗一個目的興建新球場,點都冇諗過為咗嗰個目的係搞到滿城風雨呢? 首先要提及嘅就係Robert…

Resize text-+=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