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摧毀學校聲譽:《校長燒屍案》1993年7月13至14日

我最初出咗呢個博客嘅時候曾經提略為過呢件事,雖然案件發生嘅時候我已經住喺美國就讀高中,但係一聽到呢單新聞之後,正當我喺嗰陣時接受心理輔導時大喊咗出嚟,因為事情發生得太突然啦,而且正因為我小時候喺香港曾經就讀呢間學校成六年咁長,所以入面辦事嘅人係比較認識,尤其係肇事嘅被告同埋死者,而學校亦因為咁而受到嚴重嘅破壞,最終就連整個上班校都被解散。我亦都曾經提及過對呢間學校嘅恩怨,所以唔會再喺呢度重複又重複,費事俾人話我講到臭晒,但係一瞬間就嚟到三十週年紀念,今次就試吓以客觀啲分析點解呢單案件對土瓜灣區同埋曾經就讀呢間學校嘅所有師兄弟姊妹有幾震撼,而且仲會對呢件事發生之後嘅另一啲唔係幾覺眼嘅事件。

我所記得嘅牧愛小學就位置於土瓜灣馬頭圍道171號,呢座校園就喺1963年完成建築,由原本喺紅磡江西街2號搬過去,原址就仍舊係聖公會幼稚園同埋牧愛堂。 王世明亦曾經喺呢間學校就讀過,其後隔咗十幾廿年後成為該校校長,但係究竟幾時佢由謙卑變咗一個為咗錢銀而去殺咗同校嘅書記(秘書及簿記)劉容梅呢? 老實講,只有得佢一個人知道,不過如果當時附近鄰居嘅話係可信嘅,佢有可能早就喺我入學嘅時候(1982年)已經貪緊,甚至乎可能係1982年之前㖭,不過由於要追究嘅消滅時效(statutes of limitations)可能已經過晒,所以要搵到實質證據都冇乜可能,而且由於要等到1991-92年先至報到案,要追究係難過登天。 至於啲貪款嘅來源,通常就喺書簿費同埋雜費度猛咁加料,包括有啲教師變咗「追數佬」、加啲對於課堂完全冇關係嘅書本或者作業、同埋要求家長為實地考察活動另外收費不等。 邊個首先提議呢啲鬼主義就亦都係得番佢知道,但係肯定嘅就係佢哋兩個都有份收賄款,更加唔好講就係佢哋用呢筆錢。 不過都係嗰句「樹大招風」,就算點保密嘅嘢實會有人爆料,但係唔知點解聖公會就好想放佢一馬,原因就係教會嘅校董會為咗「念舊」就原諒佢哋。 可惜嘅就係人算不如天算,唔單止王校長冇把握呢個機會,仲要同劉書記理論時用硬物擊殺佢,跟住就為咗掩蓋佢嘅罪行想毀屍,但天網灰灰、疏而不漏,蠢人做蠢事,王校長想喺半夜三更燒屍,弊在佢揀嘅地方係又多人又近警局,唔怪得咁快就捉到佢啦。

至於個導火綫嘅來歷喺邊度呢? 喺事件被暴光就係有人向教會發投訴信,除咗之外,亦都另有家長們向廉政公署投訴,聖公會喺內外壓力之下就唯有向涉事者查數。 王、劉二人得知被審查事就試圖拖延時間,但係王就喺關鍵時刻做出一個到依家都難以理解嘅決定,仲係校董會為咗念舊情都唔追究錯失之下都照做可也,喺翌日舉行嘅會議攞咗一件硬物重擊劉女士嘅頭部,當場打死咗女死者都唔知發生咩事,直至王氏搖醒佢時候先至知道自己闖咗大鑊。 喺正常情況下,唔係打電話叫救護車送醫院並向警方舉報自首,就係逃離現場「着草」逃避法網,佢?將死者首先收藏條屍喺會議室嘅牆櫃,跟住遛夜試圖用電鋸嚟分屍,當分屍唔成功就索性收埋咗入去一個行李箱,再車去一啲偏僻嘅地方燒屍,之前嘅會議仲要作咗一大堆嘅故事俾校董聽,從而將責任推卸俾死者嗰邊。 但係之前都講咗一句:「天網灰灰、疏而不漏。」王校長想燒屍,弊在佢揀嘅地方就算喺半夜三更都係咁多人又近警局,兼且就俾兩夫婦發現佢喺個停車埸做啲唔好嘢,警方到達現場展開調查行李箱嘅內容之外,並展開追截王氏嘅車,最終因為佢想逃脫而先撞到架的士再喺撞埋去公路分界牆而被捕。 王氏同警方落口供時出咗好幾個版本,內容大概就係企圖將貪賄嘅主謀角色推落去死者,仲話死者用硬物集擊佢,但係反而冇解釋清楚啲賄款喺邊度。 審訊過程中王氏就再次抵賴,最終以誤殺罪名成立被判九年。

作為一個校友,最唔想見到嘅就係見或聽聞學生或老師同埋管理層,為咗某啲私人恩怨或者其他理由去做咗損壞學校聲譽嘅事,尤其係為咗錢而走去殺人放火,而王世明成為每間學校嘅一個教訓。 如果佢當日唔係為咗錢而做咗咁對唔住所有曾經喺度教過嘅導師同埋所有喺呢件事發生之前嘅學兄弟姊妹嘅事,牧愛小學上午校就唔會喺事件之後收唔到好嘅新學生,更加唔會成為有啲人鍾意唱衰人嘅笑柄,更加唔會喺呢個博客及電視同電台講番呢件事,更加唔會成為公然質問教會係咪淨係識得做某政黨嘅喉舌或打手。 你實會問與我何干呢? 正因為我曾經係嗰度嘅學生同校友,我先至會敢寫呢篇文章,但係我亦都要多謝商台俾翁靜貞喺佢嘅節目上同埋《解密研究室》YouTube頻道講番呢件事,有啲內容我係身歷其中,但由於我同好多人一樣被矇在鼓裏,不過為咗公平起見先至講得冇咁粗狂。 惟獨是連我都估唔到我嘅「母校」仲有一個秘密被《解》揭發咗,就係王校長嘅同僚(亦都係同姓)下午校嘅王(定係姓黃就不得而知啦)校長竟然喺佢退休之後,用佢喺學校管理多年經驗去管理色情場所,仲喺一年之內賺咗唔知幾多百萬元,簡直係百思不得其解,究竟教育制度喺邊度出錯,導致一而再再而三爆出呢啲醜聞,有啲仲係有教會背景所辦嘅,真係想問究竟啲道得論理派走晒喺邊度,見到錢就發錢寒,仲要唔理學校有冇變成幫派會點,唔怪得社會變得黑白不分啦。

我最初出咗呢個博客嘅時候曾經提略為過呢件事,雖然案件發生嘅時候我已經住喺美國就讀高中,但係一聽到呢單新聞之後,正當我喺嗰陣時接受心理輔導時大喊咗出嚟,因為事情發生得太突然啦,而且正因為我小時候喺香港曾經就讀呢間學校成六年咁長,所以入面辦事嘅人係比較認識,尤其係肇事嘅被告同埋死者,而學校亦因為咁而受到嚴重嘅破壞,最終就連整個上班校都被解散。我亦都曾經提及過對呢間學校嘅恩怨,所以唔會再喺呢度重複又重複,費事俾人話我講到臭晒,但係一瞬間就嚟到三十週年紀念,今次就試吓以客觀啲分析點解呢單案件對土瓜灣區同埋曾經就讀呢間學校嘅所有師兄弟姊妹有幾震撼,而且仲會對呢件事發生之後嘅另一啲唔係幾覺眼嘅事件。 我所記得嘅牧愛小學就位置於土瓜灣馬頭圍道171號,呢座校園就喺1963年完成建築,由原本喺紅磡江西街2號搬過去,原址就仍舊係聖公會幼稚園同埋牧愛堂。 王世明亦曾經喺呢間學校就讀過,其後隔咗十幾廿年後成為該校校長,但係究竟幾時佢由謙卑變咗一個為咗錢銀而去殺咗同校嘅書記(秘書及簿記)劉容梅呢? 老實講,只有得佢一個人知道,不過如果當時附近鄰居嘅話係可信嘅,佢有可能早就喺我入學嘅時候(1982年)已經貪緊,甚至乎可能係1982年之前㖭,不過由於要追究嘅消滅時效(statutes of limitations)可能已經過晒,所以要搵到實質證據都冇乜可能,而且由於要等到1991-92年先至報到案,要追究係難過登天。 至於啲貪款嘅來源,通常就喺書簿費同埋雜費度猛咁加料,包括有啲教師變咗「追數佬」、加啲對於課堂完全冇關係嘅書本或者作業、同埋要求家長為實地考察活動另外收費不等。 邊個首先提議呢啲鬼主義就亦都係得番佢知道,但係肯定嘅就係佢哋兩個都有份收賄款,更加唔好講就係佢哋用呢筆錢。 不過都係嗰句「樹大招風」,就算點保密嘅嘢實會有人爆料,但係唔知點解聖公會就好想放佢一馬,原因就係教會嘅校董會為咗「念舊」就原諒佢哋。 可惜嘅就係人算不如天算,唔單止王校長冇把握呢個機會,仲要同劉書記理論時用硬物擊殺佢,跟住就為咗掩蓋佢嘅罪行想毀屍,但天網灰灰、疏而不漏,蠢人做蠢事,王校長想喺半夜三更燒屍,弊在佢揀嘅地方係又多人又近警局,唔怪得咁快就捉到佢啦。 至於個導火綫嘅來歷喺邊度呢? 喺事件被暴光就係有人向教會發投訴信,除咗之外,亦都另有家長們向廉政公署投訴,聖公會喺內外壓力之下就唯有向涉事者查數。 王、劉二人得知被審查事就試圖拖延時間,但係王就喺關鍵時刻做出一個到依家都難以理解嘅決定,仲係校董會為咗念舊情都唔追究錯失之下都照做可也,喺翌日舉行嘅會議攞咗一件硬物重擊劉女士嘅頭部,當場打死咗女死者都唔知發生咩事,直至王氏搖醒佢時候先至知道自己闖咗大鑊。 喺正常情況下,唔係打電話叫救護車送醫院並向警方舉報自首,就係逃離現場「着草」逃避法網,佢?將死者首先收藏條屍喺會議室嘅牆櫃,跟住遛夜試圖用電鋸嚟分屍,當分屍唔成功就索性收埋咗入去一個行李箱,再車去一啲偏僻嘅地方燒屍,之前嘅會議仲要作咗一大堆嘅故事俾校董聽,從而將責任推卸俾死者嗰邊。 但係之前都講咗一句:「天網灰灰、疏而不漏。」王校長想燒屍,弊在佢揀嘅地方就算喺半夜三更都係咁多人又近警局,兼且就俾兩夫婦發現佢喺個停車埸做啲唔好嘢,警方到達現場展開調查行李箱嘅內容之外,並展開追截王氏嘅車,最終因為佢想逃脫而先撞到架的士再喺撞埋去公路分界牆而被捕。 王氏同警方落口供時出咗好幾個版本,內容大概就係企圖將貪賄嘅主謀角色推落去死者,仲話死者用硬物集擊佢,但係反而冇解釋清楚啲賄款喺邊度。 審訊過程中王氏就再次抵賴,最終以誤殺罪名成立被判九年。 作為一個校友,最唔想見到嘅就係見或聽聞學生或老師同埋管理層,為咗某啲私人恩怨或者其他理由去做咗損壞學校聲譽嘅事,尤其係為咗錢而走去殺人放火,而王世明成為每間學校嘅一個教訓。 如果佢當日唔係為咗錢而做咗咁對唔住所有曾經喺度教過嘅導師同埋所有喺呢件事發生之前嘅學兄弟姊妹嘅事,牧愛小學上午校就唔會喺事件之後收唔到好嘅新學生,更加唔會成為有啲人鍾意唱衰人嘅笑柄,更加唔會喺呢個博客及電視同電台講番呢件事,更加唔會成為公然質問教會係咪淨係識得做某政黨嘅喉舌或打手。 你實會問與我何干呢? 正因為我曾經係嗰度嘅學生同校友,我先至會敢寫呢篇文章,但係我亦都要多謝商台俾翁靜貞喺佢嘅節目上同埋《解密研究室》YouTube頻道講番呢件事,有啲內容我係身歷其中,但由於我同好多人一樣被矇在鼓裏,不過為咗公平起見先至講得冇咁粗狂。 惟獨是連我都估唔到我嘅「母校」仲有一個秘密被《解》揭發咗,就係王校長嘅同僚(亦都係同姓)下午校嘅王(定係姓黃就不得而知啦)校長竟然喺佢退休之後,用佢喺學校管理多年經驗去管理色情場所,仲喺一年之內賺咗唔知幾多百萬元,簡直係百思不得其解,究竟教育制度喺邊度出錯,導致一而再再而三爆出呢啲醜聞,有啲仲係有教會背景所辦嘅,真係想問究竟啲道得論理派走晒喺邊度,見到錢就發錢寒,仲要唔理學校有冇變成幫派會點,唔怪得社會變得黑白不分啦。

我最初出咗呢個博客嘅時候曾經提略為過呢件事,雖然案件發生嘅時候我已經住喺美國就讀高中,但係一聽到呢單新聞之後,正當我喺嗰陣時接受心理輔導時大喊咗出嚟,因為事情發生得太突然啦,而且正因為我小時候喺香港曾經就讀呢間學校成六年咁長,所以入面辦事嘅人係比較認識,尤其係肇事嘅被告同埋死者,而學校亦因為咁而受到嚴重嘅破壞,最終就連整個上班校都被解散。我亦都曾經提及過對呢間學校嘅恩怨,所以唔會再喺呢度重複又重複,費事俾人話我講到臭晒,但係一瞬間就嚟到三十週年紀念,今次就試吓以客觀啲分析點解呢單案件對土瓜灣區同埋曾經就讀呢間學校嘅所有師兄弟姊妹有幾震撼,而且仲會對呢件事發生之後嘅另一啲唔係幾覺眼嘅事件。 我所記得嘅牧愛小學就位置於土瓜灣馬頭圍道171號,呢座校園就喺1963年完成建築,由原本喺紅磡江西街2號搬過去,原址就仍舊係聖公會幼稚園同埋牧愛堂。 王世明亦曾經喺呢間學校就讀過,其後隔咗十幾廿年後成為該校校長,但係究竟幾時佢由謙卑變咗一個為咗錢銀而去殺咗同校嘅書記(秘書及簿記)劉容梅呢? 老實講,只有得佢一個人知道,不過如果當時附近鄰居嘅話係可信嘅,佢有可能早就喺我入學嘅時候(1982年)已經貪緊,甚至乎可能係1982年之前㖭,不過由於要追究嘅消滅時效(statutes of limitations)可能已經過晒,所以要搵到實質證據都冇乜可能,而且由於要等到1991-92年先至報到案,要追究係難過登天。 至於啲貪款嘅來源,通常就喺書簿費同埋雜費度猛咁加料,包括有啲教師變咗「追數佬」、加啲對於課堂完全冇關係嘅書本或者作業、同埋要求家長為實地考察活動另外收費不等。 邊個首先提議呢啲鬼主義就亦都係得番佢知道,但係肯定嘅就係佢哋兩個都有份收賄款,更加唔好講就係佢哋用呢筆錢。 不過都係嗰句「樹大招風」,就算點保密嘅嘢實會有人爆料,但係唔知點解聖公會就好想放佢一馬,原因就係教會嘅校董會為咗「念舊」就原諒佢哋。 可惜嘅就係人算不如天算,唔單止王校長冇把握呢個機會,仲要同劉書記理論時用硬物擊殺佢,跟住就為咗掩蓋佢嘅罪行想毀屍,但天網灰灰、疏而不漏,蠢人做蠢事,王校長想喺半夜三更燒屍,弊在佢揀嘅地方係又多人又近警局,唔怪得咁快就捉到佢啦。 至於個導火綫嘅來歷喺邊度呢? 喺事件被暴光就係有人向教會發投訴信,除咗之外,亦都另有家長們向廉政公署投訴,聖公會喺內外壓力之下就唯有向涉事者查數。 王、劉二人得知被審查事就試圖拖延時間,但係王就喺關鍵時刻做出一個到依家都難以理解嘅決定,仲係校董會為咗念舊情都唔追究錯失之下都照做可也,喺翌日舉行嘅會議攞咗一件硬物重擊劉女士嘅頭部,當場打死咗女死者都唔知發生咩事,直至王氏搖醒佢時候先至知道自己闖咗大鑊。 喺正常情況下,唔係打電話叫救護車送醫院並向警方舉報自首,就係逃離現場「着草」逃避法網,佢?將死者首先收藏條屍喺會議室嘅牆櫃,跟住遛夜試圖用電鋸嚟分屍,當分屍唔成功就索性收埋咗入去一個行李箱,再車去一啲偏僻嘅地方燒屍,之前嘅會議仲要作咗一大堆嘅故事俾校董聽,從而將責任推卸俾死者嗰邊。 但係之前都講咗一句:「天網灰灰、疏而不漏。」王校長想燒屍,弊在佢揀嘅地方就算喺半夜三更都係咁多人又近警局,兼且就俾兩夫婦發現佢喺個停車埸做啲唔好嘢,警方到達現場展開調查行李箱嘅內容之外,並展開追截王氏嘅車,最終因為佢想逃脫而先撞到架的士再喺撞埋去公路分界牆而被捕。 王氏同警方落口供時出咗好幾個版本,內容大概就係企圖將貪賄嘅主謀角色推落去死者,仲話死者用硬物集擊佢,但係反而冇解釋清楚啲賄款喺邊度。 審訊過程中王氏就再次抵賴,最終以誤殺罪名成立被判九年。 作為一個校友,最唔想見到嘅就係見或聽聞學生或老師同埋管理層,為咗某啲私人恩怨或者其他理由去做咗損壞學校聲譽嘅事,尤其係為咗錢而走去殺人放火,而王世明成為每間學校嘅一個教訓。 如果佢當日唔係為咗錢而做咗咁對唔住所有曾經喺度教過嘅導師同埋所有喺呢件事發生之前嘅學兄弟姊妹嘅事,牧愛小學上午校就唔會喺事件之後收唔到好嘅新學生,更加唔會成為有啲人鍾意唱衰人嘅笑柄,更加唔會喺呢個博客及電視同電台講番呢件事,更加唔會成為公然質問教會係咪淨係識得做某政黨嘅喉舌或打手。 你實會問與我何干呢? 正因為我曾經係嗰度嘅學生同校友,我先至會敢寫呢篇文章,但係我亦都要多謝商台俾翁靜貞喺佢嘅節目上同埋《解密研究室》YouTube頻道講番呢件事,有啲內容我係身歷其中,但由於我同好多人一樣被矇在鼓裏,不過為咗公平起見先至講得冇咁粗狂。 惟獨是連我都估唔到我嘅「母校」仲有一個秘密被《解》揭發咗,就係王校長嘅同僚(亦都係同姓)下午校嘅王(定係姓黃就不得而知啦)校長竟然喺佢退休之後,用佢喺學校管理多年經驗去管理色情場所,仲喺一年之內賺咗唔知幾多百萬元,簡直係百思不得其解,究竟教育制度喺邊度出錯,導致一而再再而三爆出呢啲醜聞,有啲仲係有教會背景所辦嘅,真係想問究竟啲道得論理派走晒喺邊度,見到錢就發錢寒,仲要唔理學校有冇變成幫派會點,唔怪得社會變得黑白不分啦。

Resize text-+=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