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從鴉片戰爭的教訓觀察大麻合法化爭議

美國於近這二十年來不斷有人鼓吹大麻合法化, 而近年來數個州省更通過法案執行「監管」大麻連鎖店的經營; 儘管如此, 仍有很多城市早已立法抗行這法案在某社會的活動, 更有社區團體逼使該市的規劃部門拒絕批準申請人的開店要求。  雙方對這事互不讓步之際, 更質疑雙方的理論。  支持者堅稱大麻使用者甚未做成社區任何禍害, 並堅稱應一致統一該市場來管轄以免形成黑市交易;反對亦堅稱若讓大麻店在該區營業只會「引『狼』入室」, 而『狼』之定義為幫會以及黑社會, 搗亂該區形態, 還無形中建立一個不受政府監控的黑市。 因此筆者於此以歷史角度思考為何華人社區(包括筆者在內)對此議題如此反感,有些認識筆者已久的朋友對於自己在此議題上之堅決地反對非焉所思, 認為本某也應該參與其中並改變己見,唯獨他們絕不理解咱對中國歷史記載的某一個戰爭的認識,而該戰爭亦構成其後的一句恥辱華人的駡句:「東亞病夫」。 或許你會認為那某個戰爭跟大麻合法化沒有任何關連,只是他們沒想到要不是那場戰爭的存在就沒有現在的爭議,而那場戰爭就名叫「鴉片戰爭」

你一定會很懷疑為何把鴉片戰爭拉入大麻討論, 似乎兩者之間沒有關連, 為何偏要把大麻合法化丟進鴉片戰爭的行列呢? 鴉片戰爭並非一般的戰爭,而是賠上百萬計的中國人民的生命、賠償以百萬計的黃金銀兩、並要簽下割讓土地的戰爭; 儘管歷史也見證了被割讓給英國的香港其後各種事跡成為國際大都會,戰爭前後所種下的禍根成為恥笑華人多年的污辱。 此話何解? 從此戰之前的二十多年直至一九七十年代, 數以千萬計的的華人因為吸抽鴉片產品而家破人亡或成為癮君子, 經濟損害難以估計,如此便可推算出來為何當年清兵無法跟英國東印度公司為首的聯軍如可勢如破竹,迅速地把大清帝國淪為過街老鼠,還要賠償給侵入國土的聯軍,喪權辱國,「東亞病夫」的稱號亦由此而來, 此況維持至一九七十年代的港英政府終於把吸鴉片的店戶都掃光。 說到跟大麻的關連就必須先要了解到兩者之藥性說起, 因為兩者都有舒緩壓力的作用,但長期服用卻令當中的毒性向全身引發藥癮, 輕者為思想迷糊,嚴重則導致死亡。 如此推論就可以理解為何華人對大麻及鴉片等類別毒品恨之入骨

筆者也聽及該法支持者有「大麻使用者甚未做成社區任何禍害」之論,本某倒想介紹一部香港電影名叫《開心樂園》, 演員導演咱倒在此免談, 惟獨其電影之後段倒成為要點, 皆因劇情中透露那荒島上海盜繁殖大麻,其薰香的味道被吸收後的禍害,更惹上海盜的注意而產生的爭戰。 要是你始終認為此兩說法定為謬論, 並且要所有華人都該盲從此意, 咱只好提出一個像是妙美的意見來看看誰對誰錯吧: 建立一部龐大的焚化大麻之爐, 把散出的所有煙輸入煤氣管道,從而與煤氣一同供應每家每戶, 共享大麻之好。 聽起來像是一個極妙樂事, 但總會有一個根本的問題會浮現: 一個人在長久呼吸大麻煙氣後有些甚麼健康問題和後果呢? 這根本的咱倒想問問那些支持者在想什麼,因為要是先前所說的「東亞病夫」伸延至軍隊和警察, 鬥膽答咱沒有任何後果?! 你可否知道「東亞病夫」背後的意涵嗎? 乏力戰爭的同時,喪權辱國的事為輕,滅國滅民為重橫屍街頭,血流成河,無一幸免!! 這個罪名絕不蓋過在此警告的筆者, 惟獨是那些毒品合法化的蠢人之名下, 好至為之。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