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們人格還有倒退多久?

昨天我在教會聽演講員陳牧師對我們演講﹐提及到這個社會成為『推卸責任』的年
代﹐想不對的是那邊話口未完這邊又來了多一份麻煩給我。 何解呢? 今天早上有一
個同事打電話給我有一個部門需要兌換金錢﹐我因要頂替放假的工友留在別個辦公室﹐
就說好到下午才辦那個人﹐本來就應該沒有那麼大問題﹐竟然在電郵裡那個同事就
誣告另外一個同事不在辦公室﹐我晚些跟別個部門查問如何解決那個問題﹐發了正解
回覆以後反而遭到那個被誣告的同事誣告我所收到的電郵是我發的﹐我被弄到很莫名
其妙。

好像這些事情不只是在我身上發生﹐平常在某個地點﹑某個時間都會發生這些事情﹐
輕的就沒有下文﹐重的就把性命斷送。 但在這個年代裡﹐盡力辦事的思想已經被推
卸責任而替代﹐很多人把自己的利益放入為先﹐別人的感受和意見反而成為反抗的
聲音﹐結果就好像以上的例子一樣﹐令人難以理解。 如果你見到這種情況﹐你會否
好像那兩個同事一樣﹐把責任推倒別人身上嗎?

另外一個例子就像某些政客和高層犯了罪﹐但倒過來把事情和責任推倒媒體﹑律師﹑
甚至受害人那邊﹐更狡辯說他們沒有做什麼非法的事情。 最近在 Penn State 發生
的性醜聞案件裡﹐被告是一名退休的助教﹐他在今晚的新聞節目訪問中狡辯說他沒
有做出那些動作。 Herman Cain 在90年代因性醜聞讓他代表的協會在民事訴訟和解
對受害者賠償 undisclosed amount﹐但他在共和黨辯論時候反而把責任推倒媒體和
受害者身上。

以上的例子不只那麼少﹐1989年利物浦希爾斯堡慘劇中﹐由於利物浦球迷湧入早已過
度擠迫的看臺﹐在完全不知情和無法解釋之下導致96人離世﹐雖然事實還是一個迷﹐
但某部份利物浦球迷居然把責任推倒當地警方和其他人身上。 反過來﹐在巴拉福特
球場慘劇中﹐那隊球迷承認他們對意外而導致56人死亡(包括球隊86歲的前主席山
姆•弗斯)及超過200人受傷的過錯。

我真的斗膽問出這個問題: 是否我們人格要倒退了多久才發覺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