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尅上:中日戰國時代之別

我尚且可以話自己讀過吓歷史,儘管我冇乜機會用深究落去,但對歷史學都可算係有自己嘅忠誠,只不過未必會咁顯眼囉。 今次我想講吓中日戰爭當中係有乜嘢明顯嘅分別,尤其係一樣叫做「下尅上」(げこくじょう | Gekokujō)呢樣嘢,點解日本軍人會諗到呢種手法去奪權呢?邊個咁沙膽會做啲咁反叛嘅嘢舉動呢?咁除咗日本之外仲有冇其他古往今來嘅國家做啲咁嘅嘢呢?究竟呢種思維喺現今社會上仲用唔用到呢?今次就打開呢個問題啦。

通常每一個國家嘅軍隊,總會有一條規舉講明係要叫每個士兵為國家效力之外,並且唔能夠容許佢哋做啲叛國行為(不過包唔包埋退役軍人就另一回事啦),如果我冇記錯嘅話,現時日本都好似有咁嘅條文規定,而古時嘅日本都有類似嘅款,不過越有人想保住大權,就係有人越想要打破晒。 事緣就要追究於平安時代嘅天慶之亂,當時係朱雀天皇天慶二年(公元939年),身為桓武天皇嘅後裔,平 將門(たいら の まさかど |Taira no Masakado)踩中兩個火頭,一方面受到親族之間嘅私怨,另一方面就為咗調停受領同地方富豪之間嘅紛爭,攪攪吓就變朝廷反抗,但正當佢壓制咗關八州並且叫自己係新皇帝之際,藤原秀鄉就夾埋包括佢親族嘅平真盛去討伐佢,最終佢就俾日本皇朝大清洗。

唔熟日本歷史嘅人就會認為呢樣嘢係「有咁啱得咁蹺啫」,唔會有第二次,你咁啱就大錯特錯,因為呢吓之後就陸續有來,而且仲變本加厲,呢個就係最血腥嘅時期:戰國時代(せんごくじだい | Sengoku jidai)。 雖然兩者都係「盡忠報國」,但唔同嘅係在於當地大名(だいみょう | Daimyō)戰敗後係會因大勢已去而有機會去投靠另一個大名,而後者就冇乜理由會拒絕呢個機會去削弱前者,於是就用咗嗰班投承嘅浪人。 咁我要解釋一下究竟當時嘅日本軍隊係點組織起嚟,由於嗰陣時嘅軍隊係由貴族出嚟,於是就會聚積埋一班下級武士(簡稱為「下士」)或者係一班曾經有貴族血統或者離開咗原居地去別處嘅浪人,再加上僱傭兵武裝組織嘅土豪平民同埋忍者,但係就唔係好似日本動畫作出嚟嘅忍者樣,相反佢哋係一班平民刺客組織受聘於大名同埋一啲下級武士。 而呢個時期就出咗一班傳奇人物,由早期嘅北條早雲(或稱伊勢宗瑞)到中期嘅毛利元就、武田信玄、上杉謙信以及今川義元、到後期嘅戰國三英傑(織田信長、豐臣秀吉、德川家康),絕大部份都用過「下尅上」嚟奪權。

有啲人就會話點解咁似啲武俠劇咁嘅,有啲仲會話同中國大少戰役一模一樣,但係心水清嘅都知道點會咁順攤㗎,而事實上有份策劃呢種行動嘅絕對唔係閒等之輩,仲要等到啲大將毫無介心之下先至可以殺個措手不及,唔係就好容易失敗咗兼遭到滅門。 最好例子就喺1517年毛利元就尅倒咗大內氏改投尼子氏而打出名堂,當然另個例子就喺1582年明智光秀趁織田信長去咗本能寺養時,調兵改攻本能寺謀叛,雖然織田信長同繼承人信忠被逼切腹自盡,但明智嘅命數都將盡,因為豐臣秀吉接到通知就追殺明智氏為織田氏報仇。 咁德川家康就冇咁明目張膽,反而等到(豐臣)秀吉病死後先至出兵奪權,再等 到1615年推翻豐臣氏嘅後人。

應仁之亂又係另一個好好嘅例子,呢件事嘅起源於1441年嘅嘉吉之亂,事緣赤松氏喺關西嘅勢力令到征夷大將軍足利義教諗到一個主義去削弱呢個家族,足利就下令將赤松義雅嘅領地轉交俾佢嘅分家貞村同埋細川持賢,但係呢個命令反而導致赤松滿祐同埋佢個仔赤松教康就趁住足利氏喺結城合戰嘅慶功宴時,由(赤松)教康帶班武士去刺殺(足利)義教,唔單止噉,刺殺成功後仲逃出京都之餘,仲召集同族、武士、迎立足利直冬嘅孫仔冬氏為將軍,兼且改名為足利義尊。 當然咁做肯定惹起時任幕府嘅討伐啦,最後就喺同年九月就下戰書到山阪本城,逼到(赤松)滿祐逃離城山城,不過佢都守唔住個城,最後滿祐就放火自盡。 赤松氏嘅領地就轉咗俾咗山名氏,從而做大咗山名氏,但冇無意中啤細川氏產生咗矛盾,並且成為1467年應仁之亂嘅導火線。 而應仁之亂嘅爆發唔止產生咗繼任問題,仲導致其他大細唔同嘅內亂,最終步入咗戰國時代,亦因為咁下尅上就向全國擴散,而室町幕府亦因此被長期操控,直至俾織田信長同埋豐臣秀吉滅為止,但下尅上就要去到等到1615年嘅大坂夏之陣之後,豐臣氏被滅亡先至似乎完結晒。

不過真正令到呢種思維完全消失唔係一樣容易嘅事,因為喺二次大戰嘅太平洋戰爭上,有啲日本軍人喺戰場上都有啲咁嘅嘢出現,不過好多最終都被制止,只不過喺1945年8月9-14日之間就差啲上演咗幕咁嘅情況,如果有睇過《日本最長的一天》(Emperor in August)嘅話,就知道究竟發生咩事:大致上就係正當日本首相、海軍司令同埋外務省都異口同聲咁催促日皇昭和(裕仁)投降時,以阿南唯機為由嘅日本陸軍部就堅持打到底,就算「領教」咗兩粒核子彈都要繼續作戰落去,搞到要勞煩裕仁破僵局,但係以畑中健二為首嘅十幾個年輕嘅軍人,就試圖用下尅上去威逼日皇改變初衷,不過佢哋最終都係失敗咗,並且個個都以自殺方式去逃避緝拿歸案。 至今都再冇乜點聽到咁嘅情況發生,除非喺商業上或者係當地黑社會活動啦,如果唔係就真係求神拜佛都唔好再有呢啲嘢啦,唔係就真係天下大亂啦。

我尚且可以話自己讀過吓歷史,儘管我冇乜機會用深究落去,但對歷史學都可算係有自己嘅忠誠,只不過未必會咁顯眼囉。 今次我想講吓中日戰爭當中係有乜嘢明顯嘅分別,尤其係一樣叫做「下尅上」(げこくじょう | Gekokujō)呢樣嘢,點解日本軍人會諗到呢種手法去奪權呢?邊個咁沙膽會做啲咁反叛嘅嘢舉動呢?咁除咗日本之外仲有冇其他古往今來嘅國家做啲咁嘅嘢呢?究竟呢種思維喺現今社會上仲用唔用到呢?今次就打開呢個問題啦。 通常每一個國家嘅軍隊,總會有一條規舉講明係要叫每個士兵為國家效力之外,並且唔能夠容許佢哋做啲叛國行為(不過包唔包埋退役軍人就另一回事啦),如果我冇記錯嘅話,現時日本都好似有咁嘅條文規定,而古時嘅日本都有類似嘅款,不過越有人想保住大權,就係有人越想要打破晒。 事緣就要追究於平安時代嘅天慶之亂,當時係朱雀天皇天慶二年(公元939年),身為桓武天皇嘅後裔,平 將門(たいら の まさかど |Taira no Masakado)踩中兩個火頭,一方面受到親族之間嘅私怨,另一方面就為咗調停受領同地方富豪之間嘅紛爭,攪攪吓就變朝廷反抗,但正當佢壓制咗關八州並且叫自己係新皇帝之際,藤原秀鄉就夾埋包括佢親族嘅平真盛去討伐佢,最終佢就俾日本皇朝大清洗。 唔熟日本歷史嘅人就會認為呢樣嘢係「有咁啱得咁蹺啫」,唔會有第二次,你咁啱就大錯特錯,因為呢吓之後就陸續有來,而且仲變本加厲,呢個就係最血腥嘅時期:戰國時代(せんごくじだい | Sengoku jidai)。 雖然兩者都係「盡忠報國」,但唔同嘅係在於當地大名(だいみょう | Daimyō)戰敗後係會因大勢已去而有機會去投靠另一個大名,而後者就冇乜理由會拒絕呢個機會去削弱前者,於是就用咗嗰班投承嘅浪人。 咁我要解釋一下究竟當時嘅日本軍隊係點組織起嚟,由於嗰陣時嘅軍隊係由貴族出嚟,於是就會聚積埋一班下級武士(簡稱為「下士」)或者係一班曾經有貴族血統或者離開咗原居地去別處嘅浪人,再加上僱傭兵武裝組織嘅土豪平民同埋忍者,但係就唔係好似日本動畫作出嚟嘅忍者樣,相反佢哋係一班平民刺客組織受聘於大名同埋一啲下級武士。 而呢個時期就出咗一班傳奇人物,由早期嘅北條早雲(或稱伊勢宗瑞)到中期嘅毛利元就、武田信玄、上杉謙信以及今川義元、到後期嘅戰國三英傑(織田信長、豐臣秀吉、德川家康),絕大部份都用過「下尅上」嚟奪權。 有啲人就會話點解咁似啲武俠劇咁嘅,有啲仲會話同中國大少戰役一模一樣,但係心水清嘅都知道點會咁順攤㗎,而事實上有份策劃呢種行動嘅絕對唔係閒等之輩,仲要等到啲大將毫無介心之下先至可以殺個措手不及,唔係就好容易失敗咗兼遭到滅門。 最好例子就喺1517年毛利元就尅倒咗大內氏改投尼子氏而打出名堂,當然另個例子就喺1582年明智光秀趁織田信長去咗本能寺養時,調兵改攻本能寺謀叛,雖然織田信長同繼承人信忠被逼切腹自盡,但明智嘅命數都將盡,因為豐臣秀吉接到通知就追殺明智氏為織田氏報仇。 咁德川家康就冇咁明目張膽,反而等到(豐臣)秀吉病死後先至出兵奪權,再等 到1615年推翻豐臣氏嘅後人。 應仁之亂又係另一個好好嘅例子,呢件事嘅起源於1441年嘅嘉吉之亂,事緣赤松氏喺關西嘅勢力令到征夷大將軍足利義教諗到一個主義去削弱呢個家族,足利就下令將赤松義雅嘅領地轉交俾佢嘅分家貞村同埋細川持賢,但係呢個命令反而導致赤松滿祐同埋佢個仔赤松教康就趁住足利氏喺結城合戰嘅慶功宴時,由(赤松)教康帶班武士去刺殺(足利)義教,唔單止噉,刺殺成功後仲逃出京都之餘,仲召集同族、武士、迎立足利直冬嘅孫仔冬氏為將軍,兼且改名為足利義尊。 當然咁做肯定惹起時任幕府嘅討伐啦,最後就喺同年九月就下戰書到山阪本城,逼到(赤松)滿祐逃離城山城,不過佢都守唔住個城,最後滿祐就放火自盡。 赤松氏嘅領地就轉咗俾咗山名氏,從而做大咗山名氏,但冇無意中啤細川氏產生咗矛盾,並且成為1467年應仁之亂嘅導火線。 而應仁之亂嘅爆發唔止產生咗繼任問題,仲導致其他大細唔同嘅內亂,最終步入咗戰國時代,亦因為咁下尅上就向全國擴散,而室町幕府亦因此被長期操控,直至俾織田信長同埋豐臣秀吉滅為止,但下尅上就要去到等到1615年嘅大坂夏之陣之後,豐臣氏被滅亡先至似乎完結晒。 不過真正令到呢種思維完全消失唔係一樣容易嘅事,因為喺二次大戰嘅太平洋戰爭上,有啲日本軍人喺戰場上都有啲咁嘅嘢出現,不過好多最終都被制止,只不過喺1945年8月9-14日之間就差啲上演咗幕咁嘅情況,如果有睇過《日本最長的一天》(Emperor in August)嘅話,就知道究竟發生咩事:大致上就係正當日本首相、海軍司令同埋外務省都異口同聲咁催促日皇昭和(裕仁)投降時,以阿南唯機為由嘅日本陸軍部就堅持打到底,就算「領教」咗兩粒核子彈都要繼續作戰落去,搞到要勞煩裕仁破僵局,但係以畑中健二為首嘅十幾個年輕嘅軍人,就試圖用下尅上去威逼日皇改變初衷,不過佢哋最終都係失敗咗,並且個個都以自殺方式去逃避緝拿歸案。 至今都再冇乜點聽到咁嘅情況發生,除非喺商業上或者係當地黑社會活動啦,如果唔係就真係求神拜佛都唔好再有呢啲嘢啦,唔係就真係天下大亂啦。

我尚且可以話自己讀過吓歷史,儘管我冇乜機會用深究落去,但對歷史學都可算係有自己嘅忠誠,只不過未必會咁顯眼囉。 今次我想講吓中日戰爭當中係有乜嘢明顯嘅分別,尤其係一樣叫做「下尅上」(げこくじょう | Gekokujō)呢樣嘢,點解日本軍人會諗到呢種手法去奪權呢?邊個咁沙膽會做啲咁反叛嘅嘢舉動呢?咁除咗日本之外仲有冇其他古往今來嘅國家做啲咁嘅嘢呢?究竟呢種思維喺現今社會上仲用唔用到呢?今次就打開呢個問題啦。 通常每一個國家嘅軍隊,總會有一條規舉講明係要叫每個士兵為國家效力之外,並且唔能夠容許佢哋做啲叛國行為(不過包唔包埋退役軍人就另一回事啦),如果我冇記錯嘅話,現時日本都好似有咁嘅條文規定,而古時嘅日本都有類似嘅款,不過越有人想保住大權,就係有人越想要打破晒。 事緣就要追究於平安時代嘅天慶之亂,當時係朱雀天皇天慶二年(公元939年),身為桓武天皇嘅後裔,平 將門(たいら の まさかど |Taira no Masakado)踩中兩個火頭,一方面受到親族之間嘅私怨,另一方面就為咗調停受領同地方富豪之間嘅紛爭,攪攪吓就變朝廷反抗,但正當佢壓制咗關八州並且叫自己係新皇帝之際,藤原秀鄉就夾埋包括佢親族嘅平真盛去討伐佢,最終佢就俾日本皇朝大清洗。 唔熟日本歷史嘅人就會認為呢樣嘢係「有咁啱得咁蹺啫」,唔會有第二次,你咁啱就大錯特錯,因為呢吓之後就陸續有來,而且仲變本加厲,呢個就係最血腥嘅時期:戰國時代(せんごくじだい | Sengoku jidai)。 雖然兩者都係「盡忠報國」,但唔同嘅係在於當地大名(だいみょう | Daimyō)戰敗後係會因大勢已去而有機會去投靠另一個大名,而後者就冇乜理由會拒絕呢個機會去削弱前者,於是就用咗嗰班投承嘅浪人。 咁我要解釋一下究竟當時嘅日本軍隊係點組織起嚟,由於嗰陣時嘅軍隊係由貴族出嚟,於是就會聚積埋一班下級武士(簡稱為「下士」)或者係一班曾經有貴族血統或者離開咗原居地去別處嘅浪人,再加上僱傭兵武裝組織嘅土豪平民同埋忍者,但係就唔係好似日本動畫作出嚟嘅忍者樣,相反佢哋係一班平民刺客組織受聘於大名同埋一啲下級武士。 而呢個時期就出咗一班傳奇人物,由早期嘅北條早雲(或稱伊勢宗瑞)到中期嘅毛利元就、武田信玄、上杉謙信以及今川義元、到後期嘅戰國三英傑(織田信長、豐臣秀吉、德川家康),絕大部份都用過「下尅上」嚟奪權。 有啲人就會話點解咁似啲武俠劇咁嘅,有啲仲會話同中國大少戰役一模一樣,但係心水清嘅都知道點會咁順攤㗎,而事實上有份策劃呢種行動嘅絕對唔係閒等之輩,仲要等到啲大將毫無介心之下先至可以殺個措手不及,唔係就好容易失敗咗兼遭到滅門。 最好例子就喺1517年毛利元就尅倒咗大內氏改投尼子氏而打出名堂,當然另個例子就喺1582年明智光秀趁織田信長去咗本能寺養時,調兵改攻本能寺謀叛,雖然織田信長同繼承人信忠被逼切腹自盡,但明智嘅命數都將盡,因為豐臣秀吉接到通知就追殺明智氏為織田氏報仇。 咁德川家康就冇咁明目張膽,反而等到(豐臣)秀吉病死後先至出兵奪權,再等 到1615年推翻豐臣氏嘅後人。 應仁之亂又係另一個好好嘅例子,呢件事嘅起源於1441年嘅嘉吉之亂,事緣赤松氏喺關西嘅勢力令到征夷大將軍足利義教諗到一個主義去削弱呢個家族,足利就下令將赤松義雅嘅領地轉交俾佢嘅分家貞村同埋細川持賢,但係呢個命令反而導致赤松滿祐同埋佢個仔赤松教康就趁住足利氏喺結城合戰嘅慶功宴時,由(赤松)教康帶班武士去刺殺(足利)義教,唔單止噉,刺殺成功後仲逃出京都之餘,仲召集同族、武士、迎立足利直冬嘅孫仔冬氏為將軍,兼且改名為足利義尊。 當然咁做肯定惹起時任幕府嘅討伐啦,最後就喺同年九月就下戰書到山阪本城,逼到(赤松)滿祐逃離城山城,不過佢都守唔住個城,最後滿祐就放火自盡。 赤松氏嘅領地就轉咗俾咗山名氏,從而做大咗山名氏,但冇無意中啤細川氏產生咗矛盾,並且成為1467年應仁之亂嘅導火線。 而應仁之亂嘅爆發唔止產生咗繼任問題,仲導致其他大細唔同嘅內亂,最終步入咗戰國時代,亦因為咁下尅上就向全國擴散,而室町幕府亦因此被長期操控,直至俾織田信長同埋豐臣秀吉滅為止,但下尅上就要去到等到1615年嘅大坂夏之陣之後,豐臣氏被滅亡先至似乎完結晒。 不過真正令到呢種思維完全消失唔係一樣容易嘅事,因為喺二次大戰嘅太平洋戰爭上,有啲日本軍人喺戰場上都有啲咁嘅嘢出現,不過好多最終都被制止,只不過喺1945年8月9-14日之間就差啲上演咗幕咁嘅情況,如果有睇過《日本最長的一天》(Emperor in August)嘅話,就知道究竟發生咩事:大致上就係正當日本首相、海軍司令同埋外務省都異口同聲咁催促日皇昭和(裕仁)投降時,以阿南唯機為由嘅日本陸軍部就堅持打到底,就算「領教」咗兩粒核子彈都要繼續作戰落去,搞到要勞煩裕仁破僵局,但係以畑中健二為首嘅十幾個年輕嘅軍人,就試圖用下尅上去威逼日皇改變初衷,不過佢哋最終都係失敗咗,並且個個都以自殺方式去逃避緝拿歸案。 至今都再冇乜點聽到咁嘅情況發生,除非喺商業上或者係當地黑社會活動啦,如果唔係就真係求神拜佛都唔好再有呢啲嘢啦,唔係就真係天下大亂啦。

Resize text-+=
%d bloggers like this: